第一百九十二章 论局


本站公告

    镇国大元帅府。

    文连牧不再拿捏棋子。盘坐在棋桌前,眼睛看向窗外。

    他不想承认,属于他的棋局已经定下结果,但他不得不面对。

    收回视线,坐在他对面的王夷吾还闭目在修行中。平静之下,那暗涌的兵煞和血气,让他不止一次慨叹过。

    仅以修行天赋而论,王夷吾的确是他遇到过的最可怕的人。而且其人还拥有变态般的自律和努力,对于实力,永远不肯满足。

    有时候文连牧不得不佩服。他非常清楚王夷吾有多重视重玄遵交待过来的这摊子事,别的不说,就单把他从军中“抓”出来,就不知耗用多少人情。

    然而面对突然恶化至此的局面,就连他都心烦意乱,王夷吾却还在沉稳的完成每日修行。

    低头看着棋盘上白子将要被屠掉的大龙,他忽然很想伸手将这局棋拂乱,然而以他的智慧,当然明白这毫无意义。

    这局棋是如何下到现在这般地步的呢?

    当时他在用一个“假消息”引走姜望后,“剪除”重玄胜一臂,立即发起全面猛攻。

    姜望不仅仅是重玄胜最信任的人,其人强大的实力和一定的名望,足够帮重玄胜处理很多他难以兼顾的事情。

    现在他一走,重玄胜手上实在拿不出什么能够独当一面又绝对靠得住的人。十四的身份先天决定了不可能主持大局,而且其人也不擅长这些。重玄褚良作为重玄胜和重玄遵共同的堂叔,也不便直接插手。

    在姜望刚走的那段时间,重玄胜的确很有些疲于应对,抵挡艰难。

    局势一片大好的时候,不料聚宝商会忽然崩塌。

    一夜之间,几百家商铺关门,无数产业被分割变卖。

    聚宝商会的崩塌,是他早就有所预料、并且也暗中推波助澜的。作为“盟友”,他可以顺理成章在聚宝商会崩塌的过程中,吃到最肥的肉。他被请来主持重玄遵留下的生意,并不满足于仅是击败重玄胜而已,而是将要这份力量做大,才能彰显他文连牧的能力。也为他此次临淄之下,捞足资本。

    但聚宝商会崩塌得太突然了,比起各方预想的时间,提前了太多。

    山崩之时,连锁反应不可避免。聚宝商会崩得太快。连带着它名义上的盟友,由王夷吾现在代理的重玄遵相关势力也受波及,自己阵脚大乱。

    文连牧以极其高超的手腕第一时间稳定了局势,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苏奢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其人竟然在商会局势如此艰难的时候,放弃对外部的抵抗,回过头捅他和王夷吾一刀。直接断掉与重玄遵的诸多合作,各种两败俱伤的毁约……这样意气用事!

    作为一个毋庸置疑的聪明人,应该有大局观的啊。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团结盟友,挣扎求活,怎么能因为他们跟着吃了两口肉,就立刻翻脸呢?就算发疯,也应该分清主次,先咬死重玄胜才是!

    文连牧擅长操弄人心,也有意识的把苏奢往那个方向逼。

    但苏奢大概是被逼疯了,崩溃了,其人“愚蠢”的选择,一再让他震惊。

    在捅了盟友一刀,让他和王夷吾手忙脚乱一阵后。这人竟然直接放弃聚宝商会的所有挣扎,然后只身跑到临淄城外去埋伏姜望,欲行刺杀之事,做出此等莽夫行径!

    尽管如此,文连牧还是尽力做出了“配合”。他立刻让王夷吾发动重玄遵留下的后手,动用重玄遵在重玄家的影响力,阻止重玄胜请动神临级战力。

    逼得重玄胜必须在苏奢的疯狂中失血。或者只死一个姜望,或者死去更多。

    姜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下来,并且反杀苏奢,的确也出乎他的意料。

    苏奢的实力大概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强大。

    这便也罢,无非是重来一轮攻防。文连牧绝不惧怕对局。

    但地狱无门在临淄城里突然发起的刺杀,重玄遵手底下的人突然牵扯到阳庭余孽复仇一事上来,就完全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事又刚好是北衙负责。

    有之前郑商鸣的那档子事在先,北衙都尉郑世根本不卖元帅府的面子,不亲自“栽赃”他们就不错了,哪有为他们洗罪的道理。其人现在又有皇命在身,颇有穷追猛打的架势。

    而更为难的是,这归根结底是重玄遵手底下的事情,虽然他本人交给王夷吾负责,但王夷吾却没有办法调动镇国大元帅府的力量去给予支持,同理他文连牧也没有理由调动军中力量。

    在官面上,重玄遵的势力,仍然只能依靠重玄遵留下来的关系。

    说到底,重玄遵被困进稷下学宫,就等同于他们自缚一臂,单手与重玄胜交锋。要不然怎么说重玄胜这一手是神来之笔呢!

    因为有这样的先天不足,所以文连牧被王夷吾请过来后,第一时间选择穷追猛打,就是要以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打得重玄胜无瑕自顾。用进攻保护自身要害。

    但重玄胜撑下来了,并且几次都看穿了他的陷阱。逼得他以阳谋调走姜望,而后以实力硬碰硬——这是他仔细考虑后,得出的拥有最大胜机的选择。

    然而还是没能够成功。

    甚至到了今天,已经可以宣告失败。

    因为牵扯阳庭余孽一事,重玄家也放弃了对重玄遵手下势力的支持,收回了大量家族生意。

    只有一些独属于重玄遵个人的生意,还在苟延残喘着。

    在重玄胜可以预见的激烈攻势前,文连牧实在很难有信心再说可以支撑住。

    棋局总有胜负。

    文连牧这样安慰自己。

    “想什么?”王夷吾不知何时已结束了修行。

    “还能想什么?”文连牧苦笑:“在想重玄遵手底下的人是怎么跟阳庭余孽扯上关系的,难道是他当时为了拖重玄褚良伐阳的后腿?又怎么如此不智,在现在行动。在想重玄遵不是夺进同辈风华么?重玄家怎么就这么放弃了?想的事情太多,竟有些想不明白了。”

    王夷吾沉默了一会:“阿遵跟阳庭余孽没有关系,在齐阳之战前,他根本不认为那个胖子真能成为他的威胁。至于‘放弃’,以他的才能,重玄家只要不是傻子,就根本不可能放弃他。无非又是那些老家伙借机进行自以为是的敲打罢了。”

    “如果你能够确认重玄遵与事无涉的话。那么从结果推断,这件事一定是重玄胜的构陷。但他做得很完美,我短时间内找不到线索,而且北衙又绝不可能配合我们……事到如今只有让重玄遵出来,想办法自证清白。”

    说到这里,文连牧又苦涩摇头:“看我说的什么废话。真是输昏了头。”

    为了把重玄遵塞进稷下学宫,重玄胜几乎赌上了整个齐阳之战的收获。

    重玄遵如果能够轻易出来,哪用得着他在这里想办法呢?

    王夷吾脸上倒是看不到什么挫败感,他问道:“难道就完全没有什么好消息吗?”

    “只有更坏的……”文连牧疲惫地道:“不仅重玄胜在打击那些生意,大泽田氏不知道发什么疯,竟也从中插了一脚。”

    “答应田焕章的好处没给他么?还是他贪心不足?”

    “都不是。”文连牧摇摇头,有些苦涩:“你以为我好处都要占尽,事情都要做绝么?激怒郑世、得罪鲍仲清,都是权衡之下的选择,虽然失败了,但也都在可承受范围内。至于对聚宝商会下手,我是想拿到更多本钱,更多的资源优势,以压制重玄胜。苏奢突然发疯……的确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在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白用’田焕章?”

    他叹道:“是田安平。谁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或许单纯因为我们联络了田焕章?”

    对于田安平那个名声在外的“疯子”,王夷吾也不知说什么好。

    “总之,就到这一步了。”文连牧说。

    “我还能说什么呢?”王夷吾摊了摊手:“阿遵信任我,我却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

    他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这里不太好受。”

    “抱歉。”文连牧说:“我下了很多错手。”

    其实都是急于进攻,攻势被化解后自然留下的错漏。但文连牧绝不会以此安慰自己便是了。

    王夷吾摆摆手,制止他继续自责:“是我请你帮忙,这点承担我还是有的。”

    “那么。”他又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或许……”文连牧说:“你可以向陈军师请教。又或者,找军神他老人家。”

    他说的陈军师,就是姜梦熊的大弟子陈泽青了。姜梦熊作为大齐军神,时人都称陈泽青承其略,王夷吾继其武。

    王夷吾摇摇头:“事关阿遵,师父不会帮我的。至于陈师兄……他是谋国之才,他的智略不是用在这种事情上的。”

    即使十分沮丧,文连牧还是忍不住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你是真不会说话。合着我的智略就只配用在这种事情上是吧?

    但他毕竟没什么计较的心情,只抓了一把棋子,投在棋盘上。

    王夷吾于是明白,这局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