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出手


本站公告

    混沌的力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大量的重型战争机器和扭曲的恶魔被释放到了战场上,帝皇之子战帮在刺耳的噪音中狂笑着推进,而钢铁勇士这支全员技工的战帮带来了海量的攻城器械。

    帝皇之子中附魔战士的比例非常高,他们会请恶魔寄生在身体里,当色孽的恶魔在体内将所有痛苦转化为快感时,任何伤势都会让堕落的疯子们发出愉悦的尖叫,从而追求更爽的下一次。

    直到死亡后灵魂回到亚空间,也许什么时候就会被邪神复活再次征战,也许不用再度战斗,而是进入色孽大神的宫殿去享福呢。

    而钢铁勇士是不信混沌的战帮,他们背叛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家大团长和帝皇闹掰了,他们也想一起逃离伪帝而已。

    一群人躲进亚空间居住在混沌势力的地盘上,却拒绝任何混沌腐蚀的侵染,用提供军械和佣兵服务来和阿巴顿作交易。

    混沌的力量会让人类发生变异,比如手变成恶魔一样的爪子,或者身后长出尾巴来等等,这是一种同化的过程。

    但钢铁勇士会把变异的身体部位切除,换上机械部件,他们厌恶混沌的腐蚀,只想安心地搞工程学。

    这次他们看来是有备而来,从亚空间里带来的邪教徒奴隶都有好几百万,那些头上纹着邪徽,脖子上挂着铁链,骨瘦嶙峋却异常亢奋的疯子们就像潮水一样冲击着星际战士们的防线。

    苏明来到战场前线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再典型不过的铁勇战术,仆从军先冲个几十波,让防守方弹药耗尽,精疲力竭,然后他们自己才会开始正式进攻。

    用堪比舰炮口径的重型攻城坦克,把奴隶和敌人连带防御建筑一起炸上天,接着就是大量的坦克和无畏机甲的进攻,终结者部队冲进城市大屠杀。

    “一连长,忙着呢?”

    苏明笑眯眯地出现在战线最前方,看着暗黑天使的一连长用上古链锯剑猛锯一个邪教徒头子的脑门,在鲜血飞溅中打了个招呼。

    白发老兵撇了他一眼,一脚踢飞无头尸体,又砍向一群教徒。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这些瘦小的跟柴禾差不多的邪教徒数量太多了也是个问题,喷火器要烧不过来了!

    一旦深陷于血肉沼泽中,终结者动力甲也不可能在几米深的血池里高速行动,到那时钢铁勇士就要开炮了。

    “你要真是基因原体,就不该袖手旁观,忠诚的修士们正在流血。”

    苏明眯着眼睛看看地平线,但病态的黑夜和混乱阻挡了视线,只能看到敌人一双双的红眼:“那我就出手了哦?这可是你说的,这次你们可能只剩下打扫战场的活了。”

    “你一个人能杀多少?”

    一连长额头上有五颗钉子,以极高的效率砍人同时,吐槽的功夫还是没拉下。

    就算基里曼在这里,也不敢说这种要把敌人全包圆的话,同样都是原体,怎么吹牛的差距这么大捏?

    其实苏明挺喜欢一连长这种人的,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典型的军人,在带着一连抵达这里后也只是接下的防御城市的工作,没有参与奥菲斯和贡纳的比赛,因为他认为两个连和人家狼团一个连比赛不公平。

    只是,他对真正的实力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害怕把地下的宝贝打坏了,苏明想把这星球爆了也不用几下。

    “那你帮我计数。”

    苏明微微一笑,他瞬间升空而起,七彩的光从身体内放射而出,强光彻底把整座城市都照得一片雪亮。

    天空中浓密的乌云被冲出一个大洞,棉絮般的云朵翻滚着,被推向了远方,天空中的恒星终于露出的面孔,原来此时正是早上。

    喧闹的战场瞬间安静了,不管是敌我,几乎每个人都仰头看着仿佛圣人降世一般的景象,那光辉凝成了巨大的光翼,凝结在空中小小的人影身后。

    黑黄色的盔甲此时从远处已经看不出原色,他整个人都仿佛霞光组成,光翼一振,一道粗壮的七彩光线直接扫过战场。

    没有爆炸,没有硝烟,就是光柱轻轻一扫,绝大多数被擦到一点边的敌人就原地汽化了,地面,建筑废墟,统统变成了一条宽阔的深沟,漫天飞扬的骨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丧钟的宇宙能量射线,用得可比卡萝尔强多了。

    至于光翼有什么用?其实卵用的没有,纯粹是光影特效,毕竟这次出手的目的并不是要全歼混沌战帮,而是让他们改变进攻方向,去抓紧时间抢太空亡灵的东西,当好带路党。

    这种时候,杀伤力不用太强,但是特效一定要拉满。

    羽翼这种东西,对于星际战士们意味着很多,不管是忠诚的,还是已经堕落的。

    已知,最著名的有翅膀鸟人就是圣血天使的原体圣洁列斯,可现在丧钟的光翼铺天盖地,连乌云都给你吹了,不明原理的一击下去,十多万的混沌军队瞬间蒸发。

    这特效要是放在高达背后,就是‘月光蝶’和‘掉毛’的区别,哪个特效更好看当然选哪个了。

    如果混沌的指挥官还有些脑子,就肯定不会觉得自己能力抗这种级别的原体,赶紧撤退回去通知阿巴顿才是正事。

    实际上他们确实这么做了,钢铁勇士这次大团长没来,可是那个混沌领主毫不犹豫地撤军了,抛下残存的十几万奴隶军垫背,混沌星际战士们快速有序地撤离了战场。

    帝皇之子则损失更大一些,他们冲得比较快,噪音战士又需要背着‘大喇叭’音波炮,掺杂在各式各样的触手恶魔中行动,脚步迟缓,被宇宙能量扫了一下,直接没了半个连,但剩下的人也快速退去了。

    天空中的苏明抬头看了看太阳,计算了一下混沌撤军的方向,朝着垫背的奴隶军区域又挥了一拳。

    这下清静多了,那些家伙叫得也太惨了,还想要在战场上祭拜召唤亚空间大魔。想什么呢,至尊法师能给他们施法时间?

    阳光落下,这些人的骨灰扬起还带着能量涟漪闪闪发光,还真好看呢。

    苏明缓缓落回一连长身边,对方的链锯剑还卡在异教徒的胸口里,那锋利的锯齿都不转了,老兵一脸呆滞地看着丧钟。

    “数清了吗?我消灭了多少混沌叛徒?”丧钟笑着拍拍他的肩,叫他回魂:“命令兄弟们净化战场吧,我回去吃火锅了。”

    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这个笑容仿佛特别温暖。

    8)

    
5858xs.com